我很好

ENS——空鼻症互助关爱中心协会 加入

空鼻综合征是世界性难题,需要大家的团结努力攻克他们,现在有了个好领袖,孙姐涛哥我们一起支持他们

 “空鼻症”患者因难以举证深陷维权困境

         沙尘、雾霾、柳絮、花粉……时值春季,又到了鼻炎的高发季节。记者调查发现,作为分布广、数量大的鼻炎患者群体,其中不乏因做过鼻甲消融术等手术后出现呼吸及心理障碍的个体,他们称自己为“空鼻症”患者,由于医学界对此病名尚存争议,部分患者手术后饱受身心煎熬,求治无门的同时因难以举证,深陷维权困境。
 
  在乌鲁木齐打工的甘肃小伙把余学每次感冒老是鼻塞,经常呼吸不畅,“因为我在工地是干电焊的,就想找一家好一点的看鼻炎的医院,在百度上面搜,第一个就是乌鲁木齐爱德华医院,他们在百度上面写的是新疆治疗鼻炎最好的医院,有北京来的专家。”把余学说,当时给他看病的医生告诉他,他的病情很严重,必须马上手术,否则会有得鼻咽癌的风险。
 
  把余学提供的乌鲁木齐爱德华医院病历资料显示,2013年5月5日,他被诊断为肥厚性鼻炎、鼻中隔偏曲、鼻窦炎、鼻甲息肉样变。当天,医生给他做了中下鼻甲等离子消融术、鼻中隔矫正术。
 
  “手术前医生说交5000多元就可以做手术了,后续再没什么费用,做完手术从手术台上下来,他才告诉我,还要做一个星期的治疗,当时我也没办法,手术都已经做了,然后每天都去做各种治疗,包括雾化、红光,还给我开了一大堆药,每天的治疗费要500多元。”更让他事后回想起来感到气愤的是,医院手术前并没有让他签手术同意书,也没有告知他手术会有什么风险,耳鼻咽喉镜影像检查报告单上甚至没有医生签名。
 
  手术一周后,取出鼻子里面的棉花,把余学当时就感觉鼻子通气过度,呼吸完全没有阻力,晚上回去头特别疼,连续几天睡不着觉,半个月后更严重了,鼻子干燥、出血。
 
  把余学告诉记者,他现在重活干不了,打工没人要,不得已离开乌鲁木齐,回到甘肃老家,靠母亲种地过活。“我没有办法正常睡觉,经常胸闷,出门前要把棉花弄湿塞在鼻子里面,晚上睡觉戴口罩会舒服些。”
 
  记者调查发现,靠百度搜索被“介绍”到乌鲁木齐爱德华医院接受鼻炎手术,而后出现呼吸障碍等“后遗症”的患者,把余学并不是孤例。
 
  时年27岁的张瑞通过百度搜索“乌鲁木齐鼻炎”等关键词,选择到排名第一的乌鲁木齐爱德华医院就诊。从去年8月27日接受中下鼻甲消融术等一系列手术,到之后出现鼻腔出血、呼吸困难、睡眠阻碍、情绪异常,并最终坠楼身亡,不过一个月时间。近日,涉事医院、百度公司双双被张瑞父母告上法庭。
 
  部分接受过鼻甲切除术的患者术后鼻腔干疼、呼吸困难、头痛胸闷等症状被称为空鼻综合征,又称“空鼻症”。但其在医学界仍有争议。
 
  据美国鼻科协会网站的介绍,空鼻综合征最初是1994年由尤金·科恩博士提出。空鼻综合征患者可能在鼻腔手术时或是之前就同时罹患其他疾病,如严重的抑郁,焦虑或其他精神疾病。空鼻综合征是否真实存在仍有争议,因为绝大多数的患者在进行了中、下鼻甲切除手术后,鼻腔症状都得到了改进,同时减少了药物使用,改善了生活质量。
 
  作为张瑞案件的原告代理律师,北京华泰(乌鲁木齐)律师事务所律师洪利·拔都表示,由于空鼻症无法构成伤残,难以以侵权为由起诉,使部分自称“空鼻症”患者的群体,面临举证难,从而陷入维权困境。
 
  把余学说,手术后感到不适,他曾多次到乌鲁木齐爱德华医院找医生理论,头几次医生说是他手术后还没恢复好,后面直接说和手术没关系,让他去看神经科。再后来,给他做手术的医生在这家医院消失了。
 
  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援疆专家、新疆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刘火旺表示,“空鼻症”在国际上有这么一个概念,但是目前还有很大争议。大部分专家认为,出现“空鼻症”的患者是有心理因素的,精神方面也可能有一些障碍。在临床过程中,鼻窦癌患者把下鼻甲、中鼻甲或者中鼻道病变的组织全部切掉之后,最起码单侧的鼻腔没有正常的解剖结构,患者也没有出现明显的“空鼻症”感觉。
 
  针对人们对鼻炎患者究竟该不该选择手术治疗的困惑和担忧,在部分国内鼻科专家看来,鼻子是关乎呼吸和嗅觉的敏感器官,受到外界一定刺激可能诱发患者本身潜在的精神障碍,从而导致心理、精神症状,这在临床治疗中不少见,“空鼻症”与精神疾病之间的关联需要引起人们充分认识。
 
  刘火旺指出,鼻炎患者应慎重选择手术治疗,接受正规医院专业治疗显得尤为重要。他提醒说,鼻炎患者到医院接受治疗时,专业的医生会根据患者情况,首先给予药物治疗,根据药物治疗的结果,然后再决定是否需要进一步做手术以及其他相关治疗。一般来说,如果鼻腔双侧发现很明显的鼻息肉,或者是鼻窦炎经药物治疗没有效果,医生才会建议患者做手术。
 
  值得一提的是,把余学和张瑞在百度上搜索“乌鲁木齐鼻炎”时,乌鲁木齐爱德华医院排在首位。而当记者目前再次搜索,乌鲁木齐爱德华医院的链接已不见踪影,排在前面的是自治区中医院等当地大型三甲公立医院。
 
  对此,记者数次联系乌鲁木齐爱德华医院欲进行采访,均遭到拒绝,医务部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“我们有律师,将通过法律途经来解决问题”。
 
  作为一家民营医院,乌鲁木齐爱德华医院开设有耳鼻喉诊疗中心、妇科诊疗中心、男科诊疗中心等,其网站介绍自己是“全疆耳鼻喉疾病诊疗领域的领航者”。但据记者了解,2016年5月19日,该院曾因超出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》登记诊疗科目开展儿科、精神科诊疗活动,被乌鲁木齐市卫生局处以罚款。
 
  继“魏则西事件”之后,有关部门已对网络竞价排名进行规范整顿。洪利·拔都则进一步呼吁,为避免类似悲剧重复上演,应尽快取消医疗领域竞价排名。一些法律工作者也认为,当下,网络宣传已深入渗透到包括医疗卫生等社会各个领域,为更好维护百姓生命安全,如何避免互联网企业成为“医托”,如何分清流量主和广告主之间责任关系,这些问题需要尽快从法律层面给出明晰界定。(记者 潘莹 周生斌)(来源:经济参考报 )


标签:

1 楼 | 2017-04-30 | 回复
0 +1
分享到
1084 0 0
浏览量 回复数 收到暖心

分类: 病友故事

只看楼主